md1pudapp

司马曜的脸色微微一变,挤出一丝笑容:“娘,您这是听谁说的啊,孩儿,孩儿可没有立皇后的想法。这些年,可一直是张贵人她…………”

司马道子冷笑道:“大哥,你这样瞒娘就不好了,此事建康城内尽人皆知,你要迎娶江州刺史王凝之的女儿王妙音,这可是汇集了王谢两家顶尖高贵血统的千金小姐啊,这样的好事,娘怎么会不知道呢?”

司马曜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沉声道:“二弟,是你把此事告诉娘的?”

李陵容冷冷地说道:“老大,别乱猜了,此事不是老二告诉为娘的。不过此事城人尽皆知,你却不告诉娘一声,也不问一下意见,难道,就想偷偷摸摸地把新妇娶过门吗?”

司马曜摇了摇头,正色道:“娘,非是孩儿有意隐瞒,只是事关重大,孩儿不想声张,本来孩儿是跟谢尚书他暗中约定,由他出面说服王家,然后再把姑娘娶过来,毕竟这个皇家与王谢家族的联姻,事关国本,在没有敲定之前,孩儿也不敢惊动娘。”

李陵容叹了口气:“你到底是要防着谁啊?这个女孩是王家谢家两大豪门的联姻产物,谢安和王凝之都视之为掌上明珠,你若是娶了她,就是得到了王,谢这两大豪门的支持,如此大事,谁敢反对?谢安刚刚北伐大败,这时候还敢拒绝这门亲事吗?”

司马道子冷冷地说道:“娘可能不知道啊,这王姑娘可不是一般女子,并不守那套世家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那套,谢家以前早就把她许配给了北府军的新生代后起之秀,一个叫刘裕的军官,还交换了定情信物呢,就是那个京口的续命缕。”

李陵容勃然变色,看向了司马曜,沉声道:“老大,这是怎么回事?老二说的,可是事实?!”

司马曜咬了咬牙,直起身,也保持了跪坐的姿势,正色道:“不错,娘,确实如此,王姑娘与一个叫刘裕的军官有过婚约,这个刘裕,是淝水之战的英雄,也是名震大晋的功臣。”

李陵容喃喃地念叨道:“刘裕,刘裕,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呢?咦,是不是上次北府军大胜之后,那个论功第一的军主刘裕?”

司马曜连忙点头道:“正是此人。本来英雄娶贵女,足以成为一段佳话,孩儿准备这次北伐之后,刘裕再立新功,就亲自给他们赐婚。可惜,天不佑大晋,北府军在五桥泽一战惨败,刘裕也战死沙场,这段良缘,也就没法继续了。”

李陵容原来刚听此事时,满脸怒容,但是听到后面,却是面露不忍,遗憾之色,尽在脸上。司马道子冷冷地说道:“是啊,于是这王家小姐就成了望门寡,克夫女,大哥,不是小弟乌鸦嘴,但还是得提醒你一下,此女不祥,可是碰不得的啊。”

花海中的和服少女

李陵容的脸色一变,点头道:“是啊,这个王姑娘就是再好,但没嫁就死了未婚夫,大大的不妥。老大,不是为娘要嫌弃这姑娘,只是我皇家的婚姻,当为天下表率,这些年来,你的皇后王法慧去世后,后宫一直无主,张贵人身份低微,虽然得你的宠爱,但不能母仪天下,本来就是希望王家,谢家,庾家这些顶级世家能识点相,嫁个贵女过来,可想不到,他们宁可把女儿嫁给那些北府军人,都不愿意跟我皇室联姻,现在死了未婚夫,反倒想到你了。娘不答应!”

司马曜叹了口气:“娘,这次的联姻,可不是孩儿贪图美色,要说美,上次那王法慧,也是绝世美人哪。”

司马道子冷笑道:“可惜绝世的容颜下,却是一颗粗俗不堪,而且妒火中烧的心,大哥,咱们都是男人,能理解。”

司马曜恨声道:“我连王法慧都能忍,还有什么不能忍的?二弟,早就跟你说过,这是联姻,是换来王谢两大家族对我们皇家的效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司马道子语带嘲讽:“是啊,谢安现在犯了大错,只能辞官以谢天下,但又不甘心就这样失掉所有权力,于是就献女求荣,他们若是真的对大晋,对皇兄你忠心,为什么以前不把王妙音嫁过来?非要这时候死了未婚夫,自己失了势时才这样做?大哥说我看不清局势,我看是大哥看不清才对。”

李陵容连忙问道:“老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娘不懂。”

司马道子一下子来了劲,说道:“娘啊,这些年来,孩儿一直跟王国宝,庾楷,庾准他们这些人走的很近,这些人办事也很尽力,但是当年大哥为了制约谢安,而把孩儿提成了尚书右仆射,就是分谢安之权,孩儿没有自己的班底,只能找这些世家子弟办事,于是他们就被谢安给恨上了,那王国宝还是谢安的女婿呢,就因为帮孩儿办事,就给谢安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都不许这个女婿上门,若不是看在孩儿和大哥的面子上,只怕也会象对付王旬家兄弟那样,勒令女儿与王国宝离婚了。”

李陵容的眉头一皱:“都说谢安气度超人,怎么在这些事上如此小气?他当年阻止了桓温称帝,按说也是你们的恩人,为何在此事上不帮着你们?”

司马道子冷笑道:“娘还是看不透谢安啊,他反对桓温只是因为他自己想当桓温,所以不能让人抢了先。他为相这二十年,朝中官员皆其一手提拔,废立,可以说是大权独揽,顺之者昌,逆之者逐。象王旬,郗超,袁宏这些人,都是很有本事的,只是因为不肯依附于他,就给罢官驱逐。若不是孩儿有这个皇弟的身份,只怕早就给谢安赶走了。”

司马曜的眉头一皱:“二弟,别这样说,谢安毕竟为相二十年,对国有大功,也未有明确的反行。王国宝的为人,天下皆知,他嘴里说的那些对谢安不好的话,未必就是事实。”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