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yutv永久域名

进了店里,小二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全都摆上了,就在等蔡根回来吃。

白米粥,小咸菜,茶鸡蛋,小花卷,每样做得都符合小二的审美,精致而且美味。

时间拿捏得刚刚好,蔡根心里这个舒坦。

到家就能吃口热乎饭,还有啥不满足的,熬夜的疲惫一扫而空,开始狼吞虎咽。

石火珠心里还想着刚才的消息,吃得有点心不在焉,速度上就慢了蔡根半拍。

小二的注意力就比较单一,作为厨子,就是关心自己的吃食是否让人满意。

看石火珠吃得这么不上心,小二有了不满。

“石火珠,你觉得不好吃?”

直呼其名,也是没有办法。

叫大哥,与实际年龄不符。

叫老弟,与外貌长相不符。

直接叫名字,没毛病,不分远近,保持距离。

红通通的可爱脸蛋可爱迷人

收回了思绪,赶紧端起大米粥,一口全喝了,由于太急,差点没把石火珠烫死。

“好吃,当然好吃,我从没有吃过这么烫,不,这么好吃的大米粥。”

蔡根这才抬起头看石火珠,明白他在想什么。

“阿珠,要不你再发一条通缉,把地点确定一下,就在太清沟?”

一开始说的全区域,那是多大地界啊?

找起来确实难,现在又了明确的地点,确实应该更正一下。

石火珠难道不想吗?

这个还用蔡根提醒吗?

“蔡老哥,我也想改啊,但是权限用没了,没法修改了。

算了,就这样吧。

对了,刚才那个司机说,酒吞那俩娘们,是要去煤干山吧。

我记得酒吞在资料上显示,属于神道教。

难道,还对你家恋恋不忘?

你要早做准备了,看样第二波人来了。”

后面的话是对小二说的,这算是必要的提醒了。

小二没往心里去,神道教什么的,弱爆了,自己有大山傍身,怕啥?

“没事,不用替我操心,这不是有老板呢吗?”

蔡根此时才通过石火珠的表述,明白了要抢自己斩骨刀的人,也是奔着煤干山来的。

这群货就是找不自在,这都多少年了,还想剽窃资源,想瞎了心。

“没事,小二,谁来灭谁,全都装一目僧里。

咱们以后办个展览,就叫神道教全家福。”

这个提议深得小二的心,不住的点头支持,开始和蔡根一起幻想那个画面,很美好。

铃铛脆响,店门一开,贞水茵和啸天猫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进屋洗了把手,就开始吃饭,看样这一宿,饿够呛。

吃饭的间隙,贞水茵开始汇报情况。

“蔡哥,晚上果然比白天的车多,看样过年放假日子卡得很死,都是最后一天下班后开始往家赶,基本都是后半夜到的。

一会我和小天吃完饭,再去守白天。

只是小天不太好隐藏,容易暴露。”

蔡根贴心的给贞水茵把茶蛋往前推了推,心里有点不落忍。

虽说长得不算闭月羞花,人家也是个大姑娘,这几天熬的都出黑眼圈了。

“小水,不用那么着急,白天让人看到不好,还是晚上去吧,一会吃完饭去休息一下。”

啸天猫不干了,自己是主要的施工人员啊,咋成透明的了呢?

“主人,小水这一宿睡得,呼呼的,她不缺觉。

一宿没合眼的是我啊,冒着生命危险的是我啊。”

“嗯嗯嗯,小天你辛苦了,来吃个鸡蛋,补一补,今晚最后一天,剩下的事情年后再说。”

蔡根此时不要钱的便宜话,必须得说,而且还得量很大那种,实在没啥其他的激励方式。

“蔡哥,没事,白天我们再去碰碰运气,小天身手敏捷着呢。

这发了好几天了,有电话咨询的吗?”

是啊,发了几千把扇子了,为什么一个打电话的都没有呢?

这都对不起贞水茵的坚持。

确切的说,蔡根的电话就像停机了一样,这几天都没响过。

无论是点餐,还是共享子女,全都停了,蔡根也很费解。

“没有啊,我也不知道咋了,石沉大海,没有信呢。

这不合理啊,什么大数法则,什么概率,在我这都失效了吗?

难道是有人在作妖,挡我财路?”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蔡根话音未落,手里那辨识度非常高的铃声响起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蔡根,这反馈来的太突然了,还真不禁念叨。

难道是大家的愿力产生了作用,也是,在座的都不是啥普通人,集体祈愿,还真没准有效果。

也没看是谁,蔡根快速的接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共享子女,您有什么需要?”

双重的声音,从蔡根的左耳和右耳响起,自己怎么能听到两个自己的声音呢?

“没啥事,三舅,我就是想试试电话好使不好使。”

嗯?

蔡根抬起了头,看到了吧台旁边站着的小孙,正举着大苹果,开着免提,对自己傻笑。

“挂了,电话费不要钱啊,闲的你。

今天晚上你跟我去火车站,反正店里也没有活。”

“好嘞,我在店里都憋坏了,正想跟你到外面放风。”

原本的惩罚瞬间在小孙这变成了福利,绝对不是蔡根希望,立马改口。

“那你还是在店里憋着吧,继续闲着。”

刚有点高兴的小孙,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每天和小二这个说死不死的人在店里,那不是一般的无聊。

其实也试图进行沟通,当小二拿出他的以往作品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了沟通的基础。

一听小二念散文,小孙就脑仁疼。

“阿珠,小水,小天,你们帮着看看,是不是有人在使坏。

按道理说,不可能发出去这么多扇子,连个响动都没有啊。

我越来越感觉这事不一般。”

被点名的众人,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窗外的天,沉默不语。

如果真有人,那么大能耐,同时影响几千人,肯定是会技术了。

那么会技术的人,如果针对蔡根,自己说什么还有啥用?

还敢说什么?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手机再次响起,蔡根有点不耐烦了。

“小孙,你别闹,这说正事呢。”

小孙一脸无辜,双手举高高。

“三舅,不是我,你看,我没拿手机。”

蔡根撇了小孙一眼,还真错怪他了。

难道真的来电了?

终于来电话了吗?

fpzw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