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网下载app下载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眼前的女子如同笼罩在迷雾之中,虽没有面纱蒙面却根本看不清脸,然而那种出尘绝艳之美却能自动的脑补出来。天地间的一切美景都沦为背景,叶宵眼里独独只剩下眼前的女子。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霎时间冷汗淋漓,自己在堂堂真神面前表现的竟如此不堪。

“怎么?怕我?”女子问到,声音如空谷幽兰,沁人心脾,似能治愈万物。

“前…前辈就是无忧上帝?”叶宵问到。

“正是,不久前你就见过我了,你忘了?”无忧上帝回答道。

叶宵脑海里苦苦搜索,自己似乎与无忧上帝毫无交集啊。突然间他灵光一现,回忆起之前的一个人儿来。他受萧祈然指点欲领悟‘物我两忘’的玄妙境界,却始终无法触碰其法门,后来偶然路过一个普通渔村,在那里遇到一个神秘的渔家女。渔家女载着他游历了一番山水之后他便突然顿悟,后来他再回忆时却是如何也记不起那渔家女的样貌,只记得那渔家女调皮可爱还让自己叫她师父!莫非是她?!

“前辈就是那日的…….”叶宵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怪不得无忧上帝自称自己的师父,自己也的确这么叫过她。

“你想起来了?怎么,该不会以为本尊会随意开玩笑吧,你想后悔?”无忧上帝略带威胁的说道。

后悔?傻逼才后悔呢。叶宵此刻只觉得眼前的人无比亲切,“不…不,前辈为何突然出手相助?”

“若不是看在初雪的面子上,我又岂会理你。这一次你遗失了五道剑也好,你身上就不该有那种鸡肋的传承。好了,世人皆知你是我的弟子,但你别指望我教会你什么。我能庇护你一时却不能庇护你一世,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把握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各界界王都需要轮守行天门防止天魔入侵,这一届乃是海渊上帝,十年之后便轮到我职守百年,我可不希望回来之后为你收尸,你且记好…..”无忧上帝留下这句话后便直接消失无踪。

“前……”叶宵还有许多问题想问,然而无忧上帝却是直接离开了。她的告诫倒是被叶宵牢牢记住,十年之后无忧上帝将会前往行天门职守百年,这百年时间如果有人想对自己做些什么她也是鞭长莫及,这十年将是自己提升时间的黄金十年。

“哎,我还是不习惯现在的你,幻剑上帝只是个小角色却能如此逼迫你,真不知你转世的意义何在?你做了那么多,然而原初宇宙和神魔宇宙又有几人知道你的存在。罢了,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吧。这无数岁月我也越来越有个‘人’样了,或许你知道后会很开心吧。”无忧界王在远方看着叶宵幽幽一叹,转而消失无踪。

“叶公子!”万暮暮扶着自己的母亲很快就找到了叶宵,她的眼神之中满怀感激,若非眼前的男子自己如何能与家人团聚。

短裙诱惑写真美女

“眼下还不到安的时候,我立马去将她接过来,我送你们回暗尘界,我怕晚了会生变故。”叶宵却是急不可耐的将三人装入飞宇楼,而后返回万剑城将花信弦与洛青丠给接了出来。果然,不久后整个幻剑上界都开始四处寻觅他的下落。

“阎王易躲,小鬼难缠。有了无忧上帝的庇护,那幻剑上帝不敢对我做什么,但不保证失心疯的厉天行以及目空一切的万人王不会对我下手。这两人现在可是彻头彻尾的疯子。”想明白这一点叶宵毫不逗留,立马启程返回暗尘界。只有回到自己的地盘一切都才安心。

————————————————————

云界,山崖之上有一处凉亭,这里可观山河壮阔,可览风土人情,正是叶宵特意修的一处观光之所。此刻他于凉亭之中煮酒,坐在他对面的正是武神武中元。

“小子,这一次真得谢谢你了。”武中元由衷感谢道。

“前辈客气了,这也是我的承诺。”叶宵微微一笑。

“清酒的事情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芳菲也因为此事与我疏远了二十年。如今我们能重归于好,一切都多亏了你。”武中元由衷感谢到。花清酒乃是武中元与花芳菲的孙子,当年花清酒出事武中元却碍于万剑城的势力不敢去讨个说法,引得花芳菲大怒。虽然天门关闭,但至少可以去神界交涉,花清酒与万剑缨便是在神界相识。

“前辈,为何我感觉你的气势比之前大有不同?”叶宵问到。

“嗯,好眼光,这么多年过去了,天门已开心结已解,我还有什么理由原地踏步呢?”武中元一脸神秘的笑道。

叶宵恍然大悟,看来武中元突破了自在神境!仙灵界诞生一位自在神境对于整体实力的提升无疑是巨大的,那万剑城主万河图同样是这个境界,昊天上帝座下的三神使也是这个境界。自在神境便是真神之下的顶级高手,如今暗尘界重回诸天万界舞台中央,蛮荒界有太阳太阴两大神尊镇守自然安然无恙,而仙灵界如今继剑神尘寰之后又诞生了一位自在神境,自然底气大增。

“呵呵呵呵,喝酒,喝酒。”武中元心中一片坦荡,舒服无比,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咦?有人来找你了,我先回仙灵界了。”武中元说罢便让叶宵打开了界门,他直接离去。

叶宵看着来人却是露出一脸惊讶,来人一副中年妇女的模样,神色未老,风韵犹存。正是花信弦与万暮暮的母亲万剑缨。此刻万剑缨一脸好奇与感激的看着叶宵。“不介意和我聊一聊吧。”

“当然不介意,伯母请坐。”叶宵急忙请万剑缨坐下。

“这一次我们一家能团聚可是靠你。”万剑缨感激道,她至今犹如做梦一般,有生之年竟然能与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一家团圆。

“伯母不必客气,对了,清酒叔叔的病情如何?”叶宵问到。

“他如今已是能下床了,他只是心病,心药一到自然病除。只是可怜我那女儿,从小没有受我一丝疼爱,却要为我女扮男装二十多年,如今更是瘫痪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万剑缨想起花信弦便眼中含泪,自觉亏欠女儿太多。她倒没有责怪花清酒的软弱,毕竟不是谁都能有一个真神后台能硬扛万剑城。

“她是因为我而受伤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治好她的伤势。”叶宵满含歉意的说道。

“你不用愧疚,她是自愿替你承伤的。我们谁都不会怪罪你。”万剑缨安慰道,随后突然问道:“对了,你和暮暮的事什么时候办?”

“这……”叶宵一愣,而后解释道:“伯母,我参加万剑大会就是为了救你出来以及还暮暮自由。如今她已是自由之身,完可以自己选择未来,这也是我救她的初衷啊。”

万剑缨微微一笑,“暮暮的姿色还在我年轻时候之上,你竟一点都不动心。我倒是没有看错你,只是你想的太简单了。诸天万界之人都知道你是万剑大会冠军,暮暮又岂能嫁给他人,先不说有没有人敢再娶她,她若真嫁了,万剑城大可以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等于你又重新将她推入了火海。如果你真想救她就应该娶了她,如此也没有任何人有非议。”

叶宵眉头一皱,的确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万暮暮若是嫁与他人,自己丢脸倒是小事,万剑城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尤其是厉天行虎视眈眈,谁又敢堂堂正正的迎娶万暮暮,这不是跟厉天行作对吗?反倒是自己名正言顺。

“我已经问过暮暮了,她同意了。”万剑缨又说道。

“这?她竟然同意了!”叶宵脸上写着错愕,“我可不是挟恩图报之人,她不需要勉强自己。”

“呵呵呵呵,你又怎么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呢?诸天万界之中又有多少人真正自由,绝大多数婚姻都伴随着利益交易。不仅是我,她的父亲和姐姐也都同意了。她自己对你更是一点也不抵触,至于感情的事情,来日方长嘛。”万剑缨解释道。

“连她也同意了?”叶宵没想到花信弦竟然也认可了此事。

“这些事情我们长辈的意见已经达成了一致,你师父师娘都是认可的。剩下的就由你们小辈谈吧。”万剑缨说罢便站起了身。

“对了,我能看出来朝朝似乎很喜欢你。”万剑缨一脸神秘的笑意,而后飘然而去。

不久之后,一位如百花仙子一般的女子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过来,轮椅上坐着的同样是一位仙子一般的人物,她与身后的女子有着**分相像,却又并不完一致。二人的到来令山景都多了一些温柔姿色。

“姐姐,你们聊。”万暮暮害羞的看了叶宵一眼,而后便丢下花信弦离去。

叶宵看着那少女怀春一般的神色心中不禁感叹,自己的情债似乎又多了一份。“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叶宵看着眼前的女子还有些不适应,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花信弦的真容。

“我好看吗?”花信弦却不答话,而是反问道。

“很漂亮。”叶宵点了点头,花信弦恢复女装可谓倾城绝世。

“从今往后世间再无花信弦,只有我花朝朝。”花朝朝看着叶宵眼眸之中满是深邃情感,有感激亦有深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