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影视生活

芭布铃教授这人不对劲。

好吧,她本来就不是人,只是一只大龄吸血鬼。

长得那么漂亮,可能还有着媚娃血统。

都说人家不是人了,心里变态点,也不是什么大事嘛。

但是啊,宝藏奶奶……既然这么喜欢女孩的话,咱能不能对那些单身的女性下手啊。

比如……老宅女特里劳妮、赌球女王麦格教授、女版闰土斯普劳特教授……

咱霍格沃茨别的不说,大龄单身教授……那是多了去了。

威廉严重怀疑,邓布利多教授的招聘标准之一:

单身。

好吧,单身女性咱也不能下手啊,起码现在不能下手。

威廉很担忧芭布玲玩的太嗨了,在伊法魔尼已经用着他的脸,勾搭了很多女孩子。

等他去美国时,突然就会发现,自己的人设就是:渣男。

mmik的图片

几十个前女友的那种。

对于芭布玲教授想晚上留宿要求,威廉当然没有拒绝。

她睡赫敏房间好了,威廉牺牲一点,赫敏可以睡他房间嘛……多大点事情。

芭布玲明显随口说说,她不可能真的留下。不然小汤姆那边容易出差错。

临走的时候,她又提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把特蕾妮·沙德给我。”

“教授,您觉得我能答应您这种无理要求吗?”威廉直接拒绝道。

“别误会。”芭布玲酒红色瞳孔,不满地盯着威廉。

她恼火道:“我需要一个帮手。”

“纽特不是在帮您了吗?”

“纽特……算了吧,以他的名气,几乎和你一样扎眼。”芭布玲摇摇头。

“奎妮年轻的时候,倒是可以帮我,不过她现在年龄太大了,我还是很喜欢那个小丫头的。”

芭布玲教授舔了舔鲜红的嘴唇。

奎妮……纽特的小姨子,拥有着天生的摄神取念能力。

但威廉还是摇摇头。

“我和特蕾妮只是朋友,无法决定她的去留。

再说了,她也不喜欢干这种事。”

“威廉,你太低估她了。”芭布玲教授嫣然一笑。

“袭击发生的那晚,我观察了她很久……她被培养出来,就是专门杀人的。

她干这种事如鱼得水……再说了,我只是让她帮忙收集情报,又不让她接近汤姆,你怕什么?”

威廉翻了个白眼,没有搭腔。

芭布铃教授很快就离开了。

赫敏还在低头查看一张地图,寻找着芭布玲教授提供的地址。

“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威廉低头问。

“没有,只有一个村庄,最出名的大概就是伍氏办公大楼。”赫敏犹豫道。

“这个小村庄有什么特别的……你说过,神秘人父母出现在汉……”

“也许是汤姆出生的地方。”威廉猜测道。“我听邓布利多说,汤姆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可是,这附近没有孤儿院。”

“也许拆了,这都距离当时几十年了。”威廉轻轻道。

赫敏的手臂上撑着脑袋也点点头。

威廉继续道等校长回来的时候在和他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赫敏轻轻道。

“如果发现了魂器,能带我去吗?”她问道。

“当然了。”

“国际巫师联合大会呢,还召开吗?”

威廉摇摇头头,“这种事时候肯定要相会推迟啊。那可是食死徒。”

威廉也是叹息,一场大会已经开始第二次推迟了,在推迟就推迟道明年了。

多灾多难年的一年啊。

……

……

开学前,威廉与赫敏离开了家,去了一趟对角巷。

这次还真不是去买东西。

作为万恶的地主和地主婆,威廉与赫敏需要去收账。

赫敏催促了威廉好几次,用她的话说:

“居家过日子,谁会嫌弃自己家金子多的。”

出行前,两人都做了装饰,带上了墨镜,穿着高领长袍,防止被人认出来。

以他们俩现在的名气,只要被人认出来……顷刻间,就是一场围追堵截啊。

威廉也没有吃火锅,避免再一次被麻匪劫了。刮刮乐是他一辈子的痛。

长长的柜台后面,妖精们坐在高凳上,接待当天的第一批顾客。

威廉和赫敏朝着一个妖精走去,他正在透过镜片检查一块厚厚的金币。

威廉跨步向前,敲了敲桌子。

“您是存钱还是取钱……”妖精拉环抬头问道。

“不存也不取……”威廉咧嘴一笑,将墨镜拿掉。“我来要钱!”

“史塔克先生!”拉环颤抖了一下,“啊呀!您——您——今天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要钱啊……你们古灵阁输给我520万加隆13西可14纳特。

我大方点,零头摸了。还有520万加隆,可以给了。”

“这……可是……”拉环颤着声音。

“怎么,你们古灵阁想赖账?”威廉提高了声音,不少人朝这边看来。

“不是赖账……您小声点……”拉环连忙道。

“就是……能否求您宽限几天……我们现在的账,还没有收上来呢。”

“有很多坏账吗?”赫敏疑惑道。

“是的,格兰杰小姐……”拉环一着急地说。

“光是体育司司长卢多·巴格曼就欠我们二十五万加隆……他那天给我们两万加隆,都是小矮妖的金币。”

威廉想起了世界杯决赛那夜,卢多确实被一群妖精缠住了,他还声称对方是在找克劳奇。

果然是老骗子了。

古灵阁现在虽然坐庄,但经过决赛的袭击,很多巫师想要赖账。

甚至,还有不少职业性老赖。

如果追不回来,那就是坏账了……

对古灵阁来说,以前出现坏账也无所谓。毕竟它们赚的更多,可以慢慢催收。

但这次……威廉一下子赚了五百万加隆,这个骷髅就大很多了。

“您再宽限几天吧?”拉环低声哀求道。“我们肯定很快就能把账要回来。”

拉环都快哭了,从来都是他们古灵阁去追账……第一次出现,这种被人堵着门口要钱的!!

狼狈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威廉摇摇头。“快点打钱,巫师家都没有余粮了。”

“你们又不是没钱。”赫敏撇嘴,小声嘟囔道:

“我们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我妹妹安妮……买不起课本,只能用我的二手课本。”

赫敏这话倒是真的,安妮确实在用赫敏二手课本。

毕竟上面记满了学霸的笔记,是珍贵的战略资源。

赫敏的演技一直很高,在古灵阁大堂开始各种哭穷,就差眼泪落下来。

她想“一家人”去吵架要债,男孩自然要语气平淡点,顾着面子;但女孩大可不必,就要使劲哭穷。

双管齐下……效果才能好些。

拉环彻底崩溃了。

威廉突然招招手,冲着门口喊道:“马尔福,你来的正好,还钱!!”

“……”

看见威廉,卢修斯·马尔福痛苦地捂住脸,他干嘛今天来对角巷!

他的肩膀忍不住抽动起来。

“爸爸,您怎么了?”一旁的德拉科紧张问道。

马尔福很想说:

败家子,你不要喊我爸爸,你是我爸爸。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泥泞中的老鼠”大佬的打赏。

感谢掌门“深海乌龟”大佬的万币打赏。

欠更数+10086

目前欠三十章,正在棺材里码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