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装猫咪app

.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吴铎的老家位于W房店的西海农场,吴铎家中一共有兄弟姊妹四人,吴铎行四,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儿子,按理说,这种老疙瘩应该是最受父母喜爱的那一个,但吴铎因为生性顽劣,少时更是喜好逞勇斗狠,所以进入监狱更是稀松平常的事,一来二去的,吴铎的父母也就一气之下跟他断绝了关系,再无往来。

吴铎自从入狱开始,就一直跟在林忠虎身边混饭吃,所以他家中的情况,林忠虎也是清楚的,不过他虽然知道这个情况,但仍旧吩咐手下,向距离P兰店一共有八十分钟左右车程的西海农场赶了过去,林忠虎心中清楚,即便自己真的去了吴铎家里,八成也找不到这个人,但是他必须得过去,因为这件事既然出了,他总得做点什么,去尽最大努力的挽回自己的损失。

二十分钟后,林忠虎的汉兰达带着后面的金杯海狮,已经驶离了P兰店市区,沿着一条便道向高速公路方向疾驰,准备上高速前往W房店。

与此同时,跟在林忠虎那边两台车后方的私家车内,开车的司机看了一眼路况:“都准备一下,等林忠虎的车进了前面那片玉米地中间的土路之后,把他别停,直接动手。”

“好!”

车内的其余三人闻言,纷纷掏出口袋里的白手套,还有只能露出两个眼睛的匪帽开始穿戴。

几分钟后,汉兰达的轮胎卷着浮尘,拐进了一条位于庄稼地正中的土路上,此刻正值盛夏,路边的庄稼地种满了半人多高的玉米,枝叶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汉兰达内。

“现在马上去查吴铎的社会关系,他最近几天都跟什么人接触过,还有孟伦,他的情况也一并给我调查清楚!”林忠虎握着电话,正在跟自己的一个手下快速吩咐着事情。

“嗡嗡!”

与此同时,后方的私家车也随即提速,拐到了这条土路上,开始加速前行,很快跟在了金杯车后方吗,因为这条道路过于狭窄,所以他们很难超车。

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

“跟上了,都坐稳了!”私家车内的司机看见跟自己隔着一台金杯海狮的汉兰达,吆喝一声后,猛地拽了一把方向盘。

“哐哐!”

私家车的底盘与耕地边缘的土坎子碰撞后,产生了短暂摩擦,随着司机踩下油门,私家车噼里啪啦的撞倒无数玉米秸秆,压着地垄沟不住颠簸,很快与汉兰达齐驱并驾。

“嗡嗡!”

私家车超过挡在两车中间的汉兰达之后,车速依旧不减,粗暴的向路上的汉兰达撞了过去。

“哎呀我艹妈的,这是喝了多少假酒啊!”汉兰达司机听见外面的噪音,隔着车窗看了一眼向自己这边撞过来的私家车,本能采取制动,并且猛拽着方向盘开始进行规避和闪躲。

“不对!开车快跑!”林忠虎看见私家车的行车路线之后,嗷的吼了一嗓子。

“啊?!”司机被林忠虎吼得一愣,不仅没加速,反而一脚刹车叫汉兰达在原地憋熄火了。

“咣!”

后方的金杯海狮制动不及,车头拱在了汉兰达车位,前保险杠登时碎裂,泛起一声闷响。

“吱嘎!”

私家车上路之后,原地一个甩尾,车身横摆之下,将本就不宽的土路彻底堵死,面对汉兰达一侧的车窗缓缓落下。

“虎、虎哥……”司机看见私家车里带着匪帽的几个男子,还有探出来的两把手枪,眼角跳动。

“砰砰砰!”

“砰!砰!”

私家车内副驾驶和后座的青年攥着仿五四,开始接连不断的扣动扳机。

“叮叮当当!”

子弹打在汉兰达的车身上,开始不断地溅起火星子。

“大哥,小心!”汉兰达车内的驼子看见对方开始搂火,从后座窜起来之后,按着林忠虎的后脖颈子就把塞到了操作台下面,同时伸手奔着脚下那把一米多长的单管猎够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枪响,驼子的左肩迸起一阵血雾,随即哀嚎着栽倒在了后座上。

林忠虎他们今天过来的人,一共带了三把枪,因为林忠虎在P兰店本地只能算是一个稍微有点名气的地痞,所以根本接触不到走私枪和仿制枪支的渠道,所以手里的家伙,都是一个数控工人出身的手下,自己做的私改猎和沙喷子,林忠虎今天出门,一共带了三把枪,除了驼子拿着的一把单管猎,剩下那两个拿着沙喷子的人在后面的金杯面包车里,但这两个人听着前面此起彼伏的枪声,直接把头扎在了裤裆里,压根就没有下车。

十秒钟后。

“咔!”

随着枪内传来空响,私家车副驾驶的青年率先把枪收了起来:“我没子弹了!”

“砰砰!咔!”

后座的青年闻言,手中的动作不停,继续对着汉兰达连续射击,等枪里同样泛起空响之后,看着汉兰达提高了音量:“林忠虎,子弹这B玩应,我们家要多少有多少,就是他妈当饭吃,都能撑死,我能天天拿练枪,但能天天有命陪我玩吗?!”

后座青年一嗓子喊完,斜眼扫了一眼鸦雀无声的汉兰达,随后伸手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撤!”

“嗡嗡!”

伴随着引擎轰鸣,私家车在压着旁边的耕地调了个头,慢慢悠悠的离开了现场。

土路中心,只剩下一地弹壳,还有玻璃和发动机盖上至少留下了十处弹痕的汉兰达越野车。

“咣当!”

等私家车离开至少十秒钟后,汉兰达后面的金杯车才被推开车门,随后林忠虎的一个手下拎着沙喷子,几步窜到汉兰达副驾驶位置,一把拽开了车门:“大哥,有事没事?!”

“艹妈,我如果指着们问我,投胎都他妈排不上队!”汉兰达内,林忠虎蹲在副驾驶脚踏的一方小缝隙内,捂着哗哗淌血的胳膊,鼓着太阳穴骂了一句,随后扭头看着后座的驼子:“驼子,还喘气吗?”

“妈了个B的,我手臂没知觉,肩膀太疼了,子弹绝对镶在骨头上了。”驼子疼的脸色刷白,倒吸冷气的回应了一句。

“艹妈的!温世豪这是要往绝路上逼我啊!”林忠虎看着驼子被血染红的衣襟,还有自己滋滋冒血的胳膊,眼珠子通红的骂了一句。

“大哥,这事能是温世豪吗?”驼子听见林忠虎的喝骂,强打着精神问了一句。

“今天这个场合除了他,还他妈谁能拿枪崩我啊!”林忠虎语罢,对着躲在方向盘下面的司机就是一拳:“别妈缩着了,起来往回开!”

……

当天晚上五点多钟,林天驰开着迈腾,在黑诊所接上了杨东和罗汉,三人驱车向海口路方向驶去。

“林忠虎那边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杨东坐在副驾驶,看着外面的街景,声音不大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已经办妥了。”林天驰平稳的驾着车:“跟咱们预想的一样,林忠虎知道他被孟伦和吴铎诓了,今天中午就跑到了东方酒店去跟温世豪逼宫了,看样子应该是受了点挫折,在他离开的路上,我带着腾翔和小悦、张傲他们三个,在路上堵了林忠虎一下,打出去两弹匣子弹,腾翔在喊话的时候,林忠虎都没敢还嘴,不过接下来一下午的时间,林忠虎那边都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这件事他信没信。”

“林忠虎知道自己硬拼不过温世豪,所以就算有想法,他也不可能明刀明枪的找温世豪去报复,至于他信与不信,得慢慢在事上看。”杨东听完林天驰的回答,心情放松了不少:“对了,我让小悦他们租的房子,弄得怎么样了?”

“放心吧,都已经弄完了。”林天驰咧嘴一笑,把手里的几张单子递了过去:“他们租的房子,原本是外地一个公司驻在这边的办事处,原本就是一楼办公,二楼住宿的模式,地下室还有洗衣室和厨房,小傲他们把房子接过来之后,买了点办公用品和家具,前后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已经搬进去了。”

“效率还算可以啊。”杨东接过林天驰递来的单据看了一眼,都是张傲他们下午采买的**,连房租带家具算在一起,各种费用差不多有十五万多,不过杨东租这套房子,本就是为了撑门面,所以并没有太过于计较。

半小时后,林天驰就驱车赶到了张傲他们租的房子,他们租的这个商网,是一套沿河的二层楼,环境还算不错,等杨东进门的时候,腾翔、张傲、刘悦和大胖、小乔五个人,正凑在一块打扑克,看见杨东进门,几人纷纷起身打了个招呼。

“行了,都坐吧。”杨东微微摆手,打量了一眼宽敞明亮的大厅,还有里面摆放的茶具和桌椅,感觉还算不错,等他把目光投向墙角拿出鱼缸的时候,才微微蹙起了眉头。

“那个啥,东哥,们是不是没吃饭呢?”刘悦看见杨东的眼神之后,瞬间岔开了话题:“咱们这边不是有习俗吗,搬家第一天得吃发糕和鱼,我们都买好了,咱们先去吃饭呗?”

“先等一会。”杨东微微摆手打断了刘悦,随后迈步走到了鱼缸前面,盯着里面游动的鲶鱼和一条黄花鱼看了一眼,转身看着几人:“我问一下,这缸里的鱼,是谁买的?”

“我们一起买的,咋的了?”腾翔大大咧咧的问了一句。

“刚才来的路上,我看了一下报销费用的单子,上面写着们买鱼的费用,就花了两万五,合着们花了这么多钱,就买的这些玩应啊?”杨东继续问了一句。

“这玩应咋的了,这玩应他不也是鱼吗,那我们买回来就是这个价格,说咋整啊。”腾翔继续梗着脖子硬犟。

“对,就里面那条黄花鱼,我们就花了六千多!”小乔毫不犹豫的插了一句。

“不觉得们这个缝子对的太明显了吗。”杨东看着心还挺齐的几个人,直接被气笑了:“花了两万多块钱买鱼,们就买这东西糊弄我,我真服了,们怎么不买点蛤蜊和象拔蚌回来呢?”

“东哥,仔细往水缸下面看看,底下有俩黄皮蚬子,至于象拔蚌,海鲜市场实在没有活的。”张傲呲牙回应了一句。

“行了,吃饭吧。”杨东听完几人的回答,无语的应了一声,听说几个人把这钱分了,也没太过于计较,对林天驰摆了下手:“把里面那几条鱼捞出来。”

“东哥,别扔啊,那都是钱来的。”刘悦还挺心疼的插了一句:“这一缸鱼,花了我们二百多呢。”

“我晚上加个菜,给鱼炖了,明天重新买点正经的!”杨东彻底无语的回应了一声。

“买一缸鱼要花好几万,我怎么感觉跟当初花好几千块钱买螃蟹的吕建伟,都一个虎揍呢。”刘悦听完杨东的回答,嘀嘀咕咕的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一伙人围坐在饭桌边,吃着晚饭闲聊了起来。

“来。这杯酒我敬们,最近这段时间,们都辛苦了。”杨东等菜上齐之后,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对众人比划了一下:“自从腾翔和小乔、大胖过来之后,咱们也没在一起好好吃过饭,今天这杯酒,我就当给们接风了。”

“东哥,这杯酒我们敬!”腾翔听见杨东提起这件事,也跟着端起了酒杯:“我们这伙人吧,平时都闲散惯了,也没正经上过班,更谈不上赚什么钱,但愿意让我们留下,而且信任我们,我代表小乔和大胖谢谢。”

“没错,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在大哥身上抠缝子呢,这钱来的是真快!”小乔也呲牙一笑,把杯端了起来。

“东哥,我嘴笨,都在酒里了。”大胖憨厚一笑,举杯起身。

“行,喝酒吧!”杨东莞尔一笑,随后众人碰杯。

等众人酒过三巡之后,林天驰点上一支烟,把聊天的内容提到了正题上:“东子,现在温世豪已经把林忠虎的地吞了,两家的仇也结下了,下一步咱们还干点什么?”

“现在温世豪已经把地拿下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他肯定要跟于旦康发生冲突,只要他们一乱,咱们就动!”杨东目光如炬的回应道。

Tags